当前位置: 首页 > 基金 > 正文内容

蓝港王峰:不做手游不甘心

作者: 达州新闻网   来源达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9-14

王峰自述:蓝港转型没有挣扎

王峰自述:蓝港转型没有挣扎

在外界看起来蓝港是一家不断转型的游戏公司,原因很简单,2007年蓝港创立时最早定位在PC端游的研发和发行,但是市场风云突变,2009年之后网页游戏异军突起,加上我早期曾投资过游戏谷这样的页游公司,所以我比一般游戏公司的CEO更早意识到网页游戏将转变游戏格局,但即使如此,市场比我们想象中的还快。从前年开始的移动游戏上,就可以看出端倪,标志性的是iPad、iPhone的普及。

2011年中下,我本人已经强烈意识到智能移动终端对游戏的影响,当时我打通关了《疯狂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等单机游戏。我当时的感觉是,更大众化的潮流来了,基于这种触摸屏幕的体验将大行其道。

作为一家想把游戏做好的公司,不去碰移动终端上的这种游戏体验,光想着做PC游戏,这家公司就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

我的思考、行动是在2011年开始的,标杆事件是,我在2011年发布了一款手游《疯狂的地鼠》。当时是我威逼利诱3D项目组的几个工程师同事,利用3个月时间开发出来的,一上线就排在了App Store免费榜的第一,超过了当时的《捕鱼达人》,陈昊芝可以作证。

但我本人并不是那么看好一款单机游戏能够长期的生存下去,基于2011年的实验,我在2012年就甩开了膀子,决定基于iOS和Android市场开发游戏。最初我们曾经认为,苹果更有价值一些,但是去年我们发现Android的发展势不可挡, 所以我们在去年选型的时候选择了Unity 3D引擎,并很快就推出了移动上的第一款手游《王者之剑》。

治疗睡眠性癫痫病好的医院font-family: Simsun;">在此之前蓝港大体经历了《西游记》、《佣兵天下》,《火影世界》、《黎明之光》等一系列PC游戏,这些开发经验都为蓝港转型手游开发打下基础并形成自信,相对而言,做大型PC端游出来的公司,在技术上的成熟度和丰富性,都要比移动游戏难。

我们转型手游时,尽管外界认为我们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我认为我们是必胜的,这不是我吹牛,尽管蓝港在端游领域没有成为最翘楚的公司,但一路转型的过程当中,我对蓝港在研发设计游戏的能力和游戏基因反而更充满信心。

我本人只承认我转型了一次,我们不承认蓝港从端游到页游是转型,因为都是PC游戏,原因很简单,我们今天的转型是不得不做的,无论我王峰热不热爱手游,这都是不得不做的,不转型是没有活路的。蓝港转型手游是成立6年以来前所未有的一次剧变,从现在来看,是顺畅和成功的。

我们转型下了极大的决心,同时是有备而来,今天《王者之剑》的成功在我个人眼里没有偶然性。尽管在外界看来我们可能经过激烈的挣扎,但在转型过程中我承认从来没有过,蓝港保持了对新事物和新方向的好奇心,并且全情投入。

游戏公司带着挣扎的心态做游戏,那为什么还要干游戏?我曾经讲过,一个好学生获得好成绩,我们总叫他用心和刻苦,可是我认为刻苦这个词在人们眼里并不是好词,因为当你喜欢一件事的时候,别人眼里的苦其实是你心中的乐。

今天蓝港更愿意被接受是手游公司,是因为我们不甘心,想在行业发展更快、更大的一个市场里证明自己的价值,如果你问蓝港是什么公司,请你帮忙纠正一下,我们是手游公司。如果说蓝港的收入构成,手游大概占到2/3,还有一部分来自PC端端游。

如果我想滋润一点,把人员压缩,专注在1、2款端游上,我会活得不错。一年保持1.2—1.5亿的营收,让兄弟们HAPPYHAPPY。但这不够,有业内很多人士说蓝港恐怕是目前唯一一家从端游转型页游成功,再转型手游成功的公司。如果加上我早期的人生经历,我从软件出来,从软件转到游戏。有投资人问我如果将来要干什么的话?我说我干的事都是不靠谱的。但为什么能够坚持到今天?

吉林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0px 0px; padding: 0px; list-style: none; color: #000000; line-height: 25px; font-family: Simsun;">后来想了想主要还是因为我们不甘心,想在这个行业证明我们存在的价值,证明我们做的东西对玩家、对用户是有价值的。所以本着这样的想法,我们完成了在6年内的3次转型,总体来讲我觉得痛并快乐着。

手游的机会驱动了蓝港的所有程序,所有策划、所有美术在去年完成了转型。在去年年底我们让6个内部的项目组完全转型在做手机游戏研发,只留下相应的团队在维护老产品的更新、后续研发和版本资料片,但实际上我们新的IP,新的产品全在手游。

目前整个手游市场环境增长量足够,我已经说了,我们是转型手游公司,可是不要以为手游就很牛,大部分很难活下去。我说到年底横尸遍野,很多人都不相信。但说实话我什么项目都不想投了,过去曾经投资过比较赚钱的游戏,可是我真的清楚要想做好一个游戏公司太难了!凡是抱着投机的想法都很难成功。

大家说蓝港不断转型是投机,错了,不断转型过程当中我们只坚持一件事情:做好游戏。我曾经谈过所谓的牌桌论,只要牌桌不下就能做出好产品,讲的核心产品是要坚持下去,要像打麻将一样坚持下去,打麻将不是为了赢钱,是为了快乐,顺便赢钱。

手游未来十年发展不容乐观

黄金十年的概念对于拿到手游门票的公司(排在前十)来说已经清晰化,有些公司甚至在资本上也开始有所动作,但是从行业大势上来看,即使大盘属于黄金十年,但对于内容研发商来说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千万不要用PC端的黄金十年假设手游黄金十年。PC游戏到手游有本质不同,PC游戏在早期的成长是内容研发商的成长,游戏公司逐步成为了巨头,而手游起步就是渠道和平台公司。手游看似乐观,但是危机重重。

中药在治疗癫痫方面管用吗?;">为什么我对手游产业发展持悲观态度,有三个原因:

第一、手游不同于过去十年的PC游戏(端游+页游),PC游戏的成长伴随着内容商的成长和自信,比如代理游戏的盛大、研发游戏的网易等,这些公司把盘子做大,形成一批的上市公司;但手机游戏一起步就面临渠道或平台公司,我更倾向于说平台公司,因为有人在混淆概念炒作公司。我认为有话语权的平台只有360、91、UC,以及即将爆发的腾讯,这些公司凭借平台的极强大势能,已经提前占据了话语权,意味着只有几家拥有真正分发量的平台有机会。

也有观点说,内容商没必要看平台的脸色,只要把游戏做好,平台就不得不向你靠拢,我很认同,这也是蓝港还能坚持做好游戏的唯一信念。

但不同的问题在于,平台控制流量的现实是无法忽略的,平台才真正有价值。不管是内容商还是发行商,在与平台的博弈中,后者无疑是强势的。我不想承认,也不愿意承认,但这是现实。《梦幻西游》当年开上千组服务器,完全看自己,而现在蓝港的手游想开一组服务器,还要看平台的脸色。

在手游行业,内容商与平台商的关系像是被渠道宠幸一样,内容商就像小姐,需要被平台宠幸,但我不能保证明天平台还会看上谁。为了保住这个地位,蓝港需要不断跟平台强调自身价值,以证明自己貌美如花。所以我到处呼吁希望平台商能够遵守承诺,尊重开发者的权益,保证至少五五分成的底线,我认为这是网游市场的黄金分割线。

第二、更可怕的是,大量的内容商并不爱游戏,也没什么信念,进来之后就说“我也能做,但做的是已成功游戏的Copy版”,其实就是在别人的东西上加了一个很牛逼的动漫皮,研发成本低的惊人。

这是个风险不可测的过程,意味着在平台的盘剥之后,内容商还要面临山寨与抄袭的明枪暗战,有无数的子弹从你不知道的角落里发射出来:他们会说,我就看上你们的市场了,我们打算简单复制之后和平台谈判,自己拿一成就可以。已经有和我们类似的产品找渠道,开出的条件就是倒九一分成。听完之后你还能高兴地起来吗?

癫痫病是由什么导致发作的ne; color: #000000; line-height: 25px; font-family: Simsun;">《王者之剑》用了12个月开发完成,蓝港做了6年游戏,终于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轻快的做了一款好游戏。第二款手游3D动作ARPG游戏《苍穹之剑》则用了18个月,会在今年8月份上线。相比上一款游戏门槛更高,仍然架不住简单复制。山寨行为是江湖道义问题。

第三、刷榜严重。苹果App Store在国内被刷的面目全非,Google Play如果进入中国估计也难以幸免。

对这件事,业内众说纷纭,不知道谁在刷榜。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我王峰做了6年游戏,内容数据公布多少是我的态度问题,但数据在全公司所有部门完全透明,完全真实,上至CEO下至客服知道的数据完全一样。我在内部敢说,如果我王峰刷榜,我CEO不干了。

刷榜让我感到非常无奈,苹果的下载榜、免费榜已经被刷的面目前非,看看苹果畅销榜前十名都是些什么产品在那里? 太没有道理了,扪心自问,你们有实力排在前面吗?现在很多公司已经无耻的不在乎下载榜,直接去刷畅销榜了,因为人们关注的还是收入,后面有一大堆A股公司等着买单。

我本来是个理想主义者,否则也不会为了理想选择这么一条充满荆棘的创业路。但之所以对行业持悲观情绪,是因为看到很多不那么理想的现实。内容商已经从推动行业的最重要环节沦为弱势群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游戏,别的听天由命。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栏目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