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外汇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谁也不能觊觎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达州新闻网   来源达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贝飞看着他眨了眨双眸,然后对李斯特说道,“送我回去一下。”

    “怎么了?”李斯特有点不明所以,当然他更多的是听夜西戎的吩咐。

    夜西戎也问她,“回去做什么?”

    他的语气还是醋意浓浓的,贝飞强忍着笑意说道,“回去拒绝啊,你不是让我拒绝的吗?”

    “算了。”夜西戎哪里愿意她现在回去,虽然脸色还有些冷,但握着她的手却很紧,“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我才不想让你在别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我们回家。”

    贝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好,我们回家。”

    她也不想去理会那些闲杂人等。

    对她来说,这世上也只有夜西戎和其他闲杂人等。

    考虑到夜西戎出差几天会比较累,所以贝飞主动请缨做饭。

    她的手艺其实还不错,而且做的都是属于简单一些的菜色,夜西戎很是捧场的吃完了。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里,一个抱着电脑在看着,一个在处理邮件。

    贝飞吃着橘子随意浏览着网页,可今日的头条新闻大多都是与谭战有关的。

    还有很多好事记者分析着这件事情,而她,自然也被牵扯出来了。

    毕竟南国集团 就那么多人,记者推算出来也很正常。

    只是这样的推测之后,引起了更深的猜测。

    这谭家和南家,向来不合。

    前有南涧在位时,谭家发起的质疑,到夜西戎这里的时候,已经变得很明朗化了。

    一个是总统一个是副总统,这其中的水深火热可想而知了。

    而莫笙现在任职于南国集团,而且在此之前,曾有过未经证实的传闻。

    莫笙和总统夜西戎有一点关系……

    虽然没得到肯定的证实,但大家已经将她归类于南家这边了。

    再加上她在南国集团任职,而且还是那么重要的职位,她的身份也就无需置疑了。

 &n治疗癫痫病的特效方法bsp;  可这谭战现在的举动,又叫人看不明白了。

    那不成南家和谭家,有冰释前嫌的可能?

    当然这种猜测也只会出现在那些看局势的人严重,八卦版永远都是关于爱情的猜测。

    已经有人脑补出一场八卦大戏,比如……

    莫笙原本喜欢谭战,因为曾在谭战那边工作了一段时间。

    后夜西戎横刀夺爱,甚至不惜双手送上南国集团,才赢得了莫笙的芳心。

    可谭战对莫笙念念不忘,所以忍耐了许久后,还是选择用感情去打动人心……

    贝飞看到最后一点,差点没喷了,“这些人也太会编故事了吧?”

    夜西戎闲闲的抬头看了一眼,那眼神就冷了一些,直接抬手合上她的电脑说道,“睡觉。”

    “现在?不是还早么……”

    她的话直接被夜西戎堵住了……

    与其让她看这些没营养的八卦,倒不如和她一起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更合适。

    大概是因为分开过几天,夜西戎格外的热情,热情到贝飞几乎承受不住,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

    他怜惜的吻着她的眉眼,低低的说了一句,“你只能是我的,谁也不能觊觎。”

    ***

    贝飞原本以为自己不理会谭战,他自己就会消停了。

    可事实上她低估了谭战的厚脸皮程度,接连三天,他都会大张旗鼓的道南国集团楼下等她。

    而且每一次都是一个新花样。

    比如今天是摆放不少的气球,气球上直接明了的写着一行字。

    莫笙,做我女朋友吧!

    贝飞看了只觉得刺眼,再也忍无可忍的下楼去见了谭战。

    终于见到贝飞,谭战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立马将手里的花递了过去。

    贝飞接了,只是有些面无表情,“这花很好看。”

    “你喜欢就好,以后我可以天天都送给你。”谭战立马说道。

 哪里可以治癫痫病;   贝飞却只是抽出其中一只,“可是这玫瑰再漂亮,它也是带刺的,谭先生就不怕扎着自己吗?”

    “不怕,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

    贝飞轻笑起来,没理会谭战霸道的语气,拿着玫瑰带刺的那一面往其中一个气球上一扎。

    那气球瞬间就破掉了。

    众人惊讶的同时,贝飞回头看谭战,“而且这气球,也很容易破。”

    谭战的面容已经有些冷了,“莫笙,我只是希望能多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而已。”

    “公平竞争?”贝飞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和可笑的事情一样,抬手又扎了几个气球后才说道,“在我这里,从来就没有竞争这种事情,谭先生怕是想多了。”

    她说完,将玫瑰插回花束里 ,再还给了谭战后拍拍手说道,“谭先生这举动给我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而且我有男朋友了,你这样做他会吃醋的,我不喜欢别人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不管是谁都不行。”

    贝飞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走,一点余地都没给谭战留。

    这样果决的莫笙,谭战还是第一次见。

    他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从前……

    有各式各样的她,但大多时候都是偏冷的。

    那时候他眼中只有权势,哪怕对莫笙很欣赏,可他从没将她列入人选之中。

    做这些事情之前,他也想过可能会被拒绝,本以为不会怎么样。

    只是现在心口的那种异样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有一种失去了很重要东西的感觉。

    即使他不想去承认那种感觉是心痛,但那就是事实……

    关于贝飞拒绝谭战的事情,没多会儿就传到了夜西戎的耳朵里,他到是挺满意的,可却没在脸上表现出来,别人敬酒的时候他也喝了。

    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找了个空隙出去透气,实则是拿手机给贝飞打电话,“虽然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我的,可我还是很高兴。”

    “这就高兴啦?”贝飞失笑起来。

    “嗯,我很好哄的,你以后要多哄哄我。”

    贝飞还是第一次听夜湖北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好西戎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好像……是在撒娇一样。

    她心里微微一动,疑惑的问道,“你喝酒了?”

    “嗯。”夜西戎老实承认,但不忘补充,“一点。”

    “真的就一点?”

    “Emmmm……比一点多一点。”

    “到底是多少。”贝飞不是质问,只是喜欢他用这样的一起说话。

    “就一点点啦,我会注意的。”

    “那好吧。”贝飞知道他懂分寸,也没过分担心,“那你应酬完早点休息,我明天去等候小院,你如果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

    “好。”夜西戎软糯糯的答应了,“贝飞。”

    “嗯?”

    夜西戎看向外面的夜空,此时繁星点点,格外的美,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柔柔的对手机说道,“过几天有一个博物馆揭管仪式,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去做什么?”贝飞还有点疑问。

    夜西戎没多说,只是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陪我一起去吧。”

    “到时候在看好了,我也不确定有没有时间。”

    “好,那我先挂了,你早些休息,明天让阿蒙送你过去,别自己开车,我不放心。”

    被人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贝飞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挂了电话,贝飞心里甜滋滋的收拾着东西。

    要不是他现在还在忙,她都想飞奔到他身边了。

    第二天一大早阿蒙就来接她了,说是阁下昨晚打电话安排的。

    阿蒙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还挺疑惑的,“阁下为什么半夜打电话通知我啊?今天早上再通知 我也是可以的嘛。”

    “他昨晚喝酒了,怕今天睡过头,所以提前给你打了电话。”贝飞解释了一下。

    阿蒙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阁下对笙姐真是关心呢,以前不管多忙,总会打电话询问笙姐的情况呢。”

    “询问我什么?”

 &nbs芜湖癫痫病医院到哪家治疗好p;  “很寻常的事情啊,比如今天工作顺不顺利,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又为了什么事情开心等等,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他却听得很仔细,而且很伤心。”阿蒙满眼的羡慕,“阁下是那么忙的一个人,但在笙姐的事情上,却总是那么的细致,只因为把笙姐放在了心尖上去在乎着。”

    贝飞难掩喜悦,笑着说了一句,“就你会说好话。”

    “我可不是说好话,我说的句句属实,笙姐你自己心里清楚哇。”

    两人有说有笑,一路轻松的到了等候小院。

    涂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饭等着两人呢,贝飞见这里添置了不少的东西,而且看上去都是新的。

    她不问也知道是谁安排的了,心里顿时有些暖暖的。

    吃过饭后,她推着莫离出去走走。

    虽然莫离的手术很成功,可她还是没站起来过,出行什么的,都得依靠轮椅。

    贝飞随意的和她聊了聊生活中的趣事,莫离没说过话,看似安静的听着……

    可贝飞总觉得她根本就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这让贝飞有些颓败,但她想到夜西戎劝道自己的那些话,又放轻松起来,笑着和莫离说,“妈,我和夜西戎已经交往一段时间了,他一直想要公开,之前我挺犹豫的,因为我们之间的身份比较悬殊,可他是真的很认真爱我,所以我接受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觉自己也离不开他了,所以……可能的话,我们大概会一直在一起。”

    她顿了顿,抬眸看向莫离,“所以我想问问妈妈,你同不同意。”

    贝飞询问的时候其实是有些紧张的。

    莫离并没有马上就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安静了好一会儿。

    贝飞听见风声呼呼吹过,像是一双无形的温柔的手在抚摸着她的头发一样。

    过一会儿,在贝飞打断再问一次的时候,莫离才开了口,语气很淡的说了一句,“你自己喜欢就好,不用问我,我无力管也不想管这种事情。”

    贝飞还是受伤了。

    她咬着唇,看着莫离冷漠的脸,最后也只能失落。

    她就不该问这样的问题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