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珠宝 > 正文内容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正文 143状告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达州新闻网   来源达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冬春两季是水痘的多发季节,小孩子身子弱,最容易得щww{][lā}

    水痘又易传染,一旦控制不得当,一人得了水痘,没准阖府都要传染个七七八八。

    而且,这痘症可大可小,精心照顾着,一般半个月也就渐渐痊愈了,可若是治疗不当,那就是致命的病症!

    痘症虽不比天花、麻风和鼠疫可怕,却也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闻风而色变。

    屋子里的下人们皆是齐刷刷地看向了端木瑞耳后和脖颈上一颗颗红通通的痘子,脸色微白,空气一瞬间沉了下去。

    若非端木瑞是府中的五少爷,这些丫鬟婆子怕是早就一溜烟跑了。

    “麻烦四姑娘赶紧派人去请带大夫。”莫氏眉头紧皱,温婉的脸庞上神色凝重,“由妾身暂时先照顾五少爷,等夫人来……”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妾身以前出过痘,不会有事的。”

    “姨娘!”一旁的徐嬷嬷惊得脸色瞬间就变了,双目微瞠,眉宇间的褶皱成川,脱口道,“您哪里出过痘啊!小孩子的痘症来得快去得快,若是大人不慎染上,可是要送命的……”

    几个丫鬟也是频频点头,花容失色。

    水痘的可怕谁人不知,哪怕碰一下患者的肌肤、衣物,或者对方咳嗽一下,就有可能染上。

    刚才她们几个人为了阻拦五少爷进新房,难免彼此有些摩擦,没准她们已经沾染上了痘疱……

    “是啊,姨娘。”一个翠衣丫鬟定了定神,也是出声相劝,“这偌大的尚书府里难道还找不到几个出过痘的奴才?姨娘,您可莫要以身犯……”

    端木瑞得了水痘自有府中人可以照顾,可是,莫氏或者这屋子里的下人要是染上了水痘,就只有被送去庄子里“养病”了,能不能活,能不能再回来,那都是一个字——命。

    “你们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莫氏神态温和却坚定地打断了二人,正色道,“五少爷是府里的少爷,照顾他也是我的本分。”

    看着莫氏一脸隐忍坚定的模样,徐嬷嬷神色间更为心痛。

    这算什么事啊,今天才刚过门,就风波不断,先是进门的时候二夫人小贺氏不肯受新人茶,害得姑娘在寒风里苦等了大半个时辰,现在得了水痘的五少爷又跑来闹事……

    “谁要你这姨娘照顾啊!”端木瑞眨了眨眼,一脸懵懂,根本就没听懂她们在说什么,只觉得身上更痒了一些,就像被蚊子咬了好几口似的。

    端木瑞那张圆滚滚的包子脸都皱了起来,伸手就想往脖子后头挠,“四姐姐,我身上痒……你快帮我挠挠。”

    端木瑞说着就朝端木绯走去,却被莫氏快步拦下了。

    “五少爷,您莫急,也莫要挠,先忍忍。小心留疤。”莫氏躬身看着端木瑞,温声细语地劝了端木瑞一番。

    她安抚着端木瑞在一旁的一把花梨木圈椅上坐下后,焦急地看向了端木绯,再问道:“四姑娘,可否请大夫过府?”

    端木绯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端木瑞嘴角上小小的痘子,问道:“五弟弟,你除了痒,还有什么感觉,可觉得发热、头痛、恶心、腹痛……”

    端木绯说得这些都是得了水痘可能会有症状,屋子里的几个下人听着都是心急如焚,但她们也是知道规矩的,莫氏是姨娘,没有贺氏、小贺氏或者端木纭的同意,是不能随便请大夫进府的。

    在众人灼热的视线中,端木瑞眨了眨眼,那如黑葡萄般的眼珠子水当当的,咕哝道:“有些痒,有些热……”

    他说话的同时,莫氏伸手在端木瑞的额头试了试体温,蹙眉道:“四姑娘,妾身看五少爷身上有些发热,怕是真的出痘了。”

    周遭的气氛随着莫氏的这句话变得更为紧绷,温度似乎骤然下降了许多。

    端木绯还是面不改色。

    “姨娘确信五弟弟是真出痘了?”她又从一旁的果盘上拿了个桔子,慢悠悠地剥了起来,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与这四周紧绷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莫氏温和婉柔的眸中闪过一道流光,很快眸子又沉静了下来,面露凝重之色,迟疑着又道:“四姑娘,妾身不是大夫,也不能肯定,但是看这症状有些像……水痘可大可小,还是谨慎些,以防万一的好。”

    端木绯很快又剥好了一个桔子,塞了一瓣桔瓣在口中,满足地眯了眯眼。

    这个季节的桔子确实甜。

    她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这才抬眼看着莫氏笑道:“莫姨娘,想来你是个聪明人,但也别把别人当傻子,这到底是不是出痘,姨娘心里应该明白。”

    端木绯嘴角勾起一对可爱的梨涡,看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可是莫氏却从对方的话语中感到一抹刀锋般的锐利与寒意。

    “……”莫氏眸色微变,娇艳如花的樱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出声。

    “若是姨娘真的不明白,那我就找大夫好好瞧瞧你这帕子上涂过些什么。”端木绯笑得更灿烂了,朝莫氏收帕子的左袖口瞥了一眼,慢条斯理地继续道,“若是我没弄错的话,应该是四方草、青果和仙鹤草混合而成的汁液,这些汁液本身无毒无害,混在一起也没什么大碍,最多也只是会让人的皮肤上起些红疹子,就像是被蚊子、跳蚤咬了几口,有些痒,有些热,乍一看,就像是出了痘症。可就算不管它,用不了一两个时辰,自然而然就会好了。”

    端木绯说了一堆端木瑞根本就听不懂的词,端木瑞两眼晕乎乎的,只抓住了他听得懂的,问道:“四姐姐,这屋子里是有什么蚊虫跳蚤吧?”

    说着,端木瑞环视着四周,只觉得身上似乎更痒了,整个人一下子跳起来,屁颠屁颠地飞蹿到端木绯身旁,急切地拉了拉她的袖子,意思是他们走吧。

    端木绯又顺手往他嘴里塞着桔瓣,以示安抚。

    几步外的莫氏脸色彻底变了,下意识地捏了捏了左袖口的袖袋,乌黑的眸子如那荡漾的湖面般透出几分忐忑。

    她嫁进来前,当然打听过端木家的众人,也包括这位长房的四姑娘。

    这位四姑娘是个矛盾的人儿,一方面从尚书府里得来的消息说她虽然是个傻子却很得老太爷的宠爱;另一方面,她又从闺中密友那里听闻了一些端木绯在西苑猎宫癫痫这个病的症状有哪些表现的事,她的棋力高深,大胜吏部尚书游君集以及北燕二王子耶律辂,还摆下一局至今无人可破的残局,听着像是有颗七窍玲珑心。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看着莫氏的神色,周围的徐嬷嬷等人心里也明白了,端木四姑娘说的怕都是真的。

    虽然没有了水痘的威胁,但是她们却更为惶恐不安了。主子对五少爷下药,哪怕是无害,那也是大忌。主子才刚进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会不会……

    莫氏像是浑身脱力般,肩膀垮了下来,苦笑着道:“四姑娘,真是火眼金睛。”

    她微咬下唇,眸子里似是含着水光,似蹙非蹙,如那寒风中的一枝临水娇花,楚楚动人。

    “四姑娘,这件事是妾身错了,但妾身也是不得已的。妾身今日才刚进门,先是敬茶……”莫氏长叹了一口气,眼睫微颤,“后来又是五少爷来闹,五少爷年纪小不懂事,妾身当然知道是背后有人鼓动……妾身对五少爷并没有恶意,只是不想让人觉得妾身软弱可欺……”

    她本无意针对端木瑞,可是端木瑞莫名其妙地跑来这里闹事,咄咄逼人,她这才临时起意……终究是心太急了。

    “是啊,五弟弟发了痘症,二叔父必会亲自前来,也会惊动府里上下。”端木绯笑眯眯地接口道,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京中的大夫哪怕比不上太医,总能瞧出五弟弟是真得出痘还是皮肤过敏,也会当着大家的面说个清楚明白。”

    “可是等到了那个时候,莫姨娘你的帕子早就处置了……”

    “五弟弟是怎么过来这里的,只要随便寻个奴婢一问就知道,届时,任谁都会以为是二婶母故意让五弟弟来闹事。”

    “而二婶母爱子心切,十有**会认定是姨娘你冲撞了五弟弟,才导致五弟弟身子不适!”

    “一旦二婶母闹起来,祖父和二叔父恐怕会想得更多……”

    小贺氏对莫氏如此不喜,事情闹大了,端木宪和端木朝难免怀疑是不是小贺氏故意利用幼子来陷害莫氏。

    端木绯口齿伶俐、条理分明地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

    娇俏的小姑娘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姿态是那般优雅,就像是一个狡黠可爱又优雅的猫儿般,乍一看笑得天真无邪,无忧无虑。

    可是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莫氏觉得心惊,甚至于恐惧。

    莫氏的眼神变了好几变,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猫儿玩弄于鼓掌间的猎物般……

    她捏着左袖口的素手更为用力,清秀的脸庞上再没有了笑意,身子如拉满的弓弦般绷紧。

    “四姑娘真是冰雪聪明,与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莫氏福了福身,再次苦笑叹气道,“妾身也不想与人为妾,可是父母之命……”

    她闭了闭眼,她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媒妁之言了。

    “现在既然做了妾,妾身也只是想关起门来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她秋水般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端木绯,面露几分祈求之色。

    “那姨娘就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吧。”吃完了最后一瓣桔子的端木绯站起身来,一边用帕子仔细地擦着白嫩的手指,“二叔父房里的事,我作为侄女管不着,不过……”

    她停顿了一瞬,抬眼看向莫氏,目光清亮明澈,“还请莫姨娘也管好自己的手!”

    端木绯从头到尾都是笑吟吟的,笑得仿佛一个不经事的孩子,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烁烁有神,如明镜,似幽潭,仿佛能倒映出这世上一切的阴霾与污垢,令它们无所遁形。

    莫氏瞳孔微缩,垂下了眼睑,几乎不敢直视端木绯,心口砰砰乱跳,心绪紊乱,隐隐有几分后怕。

    端木绯明明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本该天真单纯,却如此自信从容,胸有成竹,仿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让她动容,更不会被左右,她有她自己为人处世的一套道理。

    自己十岁时又是什么样子呢?莫氏不由想道,神色更为复杂,她十岁时忙着读书,忙着学琴棋书画女红,忙着讨好嫡母,又怎么会想到有一日她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往事不可追。莫氏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她明白端木绯话里的意思,后宅之中,妻妾之间怎么斗都行,但绝不能冲孩子下手。

    “四姑娘说的是。”莫氏深深地屈膝俯首应道,她维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没有起来。

    端木绯瞥了莫氏一眼,也没让她起身,故意皱眉看向端木瑞道:“五弟弟,我也觉得身上有些痒,这里怕真是有跳蚤……”

    “四姐姐,你也这么觉得啊!”端木瑞一不小心又被端木绯一瓣瓣地喂了大半只桔子,嘴巴里还鼓鼓的,用力地直点头,就像一只白胖胖的小奶狗拼命地甩着尾巴。

    他又朝四周看了半圈,把桔子给咽了下去,圆脸上透出几分不安,仿佛下一瞬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就会涌出一大片虫潮似的。

    “四姐姐,我们赶紧走吧!”端木瑞再也待不下去,一把拉起端木绯的手,迫不及待地说道。

    他大步往院外走去,牵着端木绯的手连拖加拽,头也不回地走了。

    直到二人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莫氏这才在徐嬷嬷的搀扶下僵硬地站了起来。

    “姨娘……”直到扶着自家主子的胳膊,徐嬷嬷才发现她的身子在细微地颤抖着,如同那寒风细雨中的弱柳般,柔弱无依。

    莫氏许久都没有说话,目光怔怔地看着那空荡荡的院门口,心潮如那暴风雨夜的海浪般汹涌起伏着,思绪纷乱。

    她在家中姑娘中排行第五,莫家只得一个嫡女,就是莫大姑娘。

    自小她们这些庶女为了能在家中过得好一点,绞尽脑汁,勾心斗角,有的借着得宠的姨娘混的风生水起,有的讨好祖母,有的陷害姐妹,而她一直清楚地明白想要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必须讨好的人是嫡母。

    嫡母管着她们这些庶女的日常用度,嫡母掌着她们的婚姻大权,在莫家,嫡母才是她们的天。

    在莫家的这么多年,她费劲了心思,才得了嫡母几分另眼相待,偏偏她的命不好,连着为祖父祖母守孝以致耽误了花期。

    父亲和嫡母也心中无奈,又不愿意嘉兴哪些医院治癫痫她委屈低嫁,就让下头的两位妹妹先定了亲……直到端木宪为了替端木朝纳二房而找上了父亲。

    嫡母与她分析过利弊,以她的年纪和出身,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做原配夫妻已经不可能,在端木家虽是为二房,其实比之别的庶出姐妹嫁给寒门子弟,已经嫁的好多了,只要她将来能生下儿子傍身。

    徐嬷嬷见她不说话,心里更为担忧,又道:“姨娘,您没事吧?”

    “我没事。”须臾,莫氏摇了摇头,嘴角泛出一丝淡淡的苦涩。

    她还是太高看自己了,端木家这位四姑娘不是个简单的人。

    幸而,这次自己并没有伤害到五少爷,并且也是因为被小贺氏一再逼迫才会如此行事,所以四姑娘才放过了自己……

    想着,莫氏的脑海中不由闪过端木绯刚刚的神情,对方明明只是抿嘴看着她笑,却让她感到害怕……

    莫氏在徐嬷嬷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她的手还在细微地颤抖着,心里有一丝庆幸:幸好,她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害五少爷,以后,她也不会对孩子出手,任何情况下都不会!

    “姨娘,喝点热茶吧。”

    徐嬷嬷赶忙仔细地为她斟茶倒水,又吩咐下人赶紧把屋子收拾干净。

    随着下人们训练有素地行动起来,原本狼藉的屋子又变得井然有序起来,仿佛刚才的一切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然而,莫氏主仆几个心中的涟漪却并非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彻底抹去的……

    “簌簌簌……”

    堂屋外,一阵寒风猛然吹来,吹得院外的那片竹林疯狂地摇摆不已。

    无数竹叶如雨般落下,正好洒在了端木绯和端木瑞的斗篷上、鬓发间,端木绯随手替端木瑞取走了头顶的一片竹叶。

    见端木瑞还想抓脖颈,端木绯从荷包里拿出了一小罐透明的膏体,用竹叶挑出了一些,细细地替他涂上。

    这药膏清清凉凉的,一涂上去,端木瑞立刻眼睛一亮,欢喜道:“四姐姐,我不痒了。”

    端木绯自得的翘了翘嘴角,这是在猎宫的时候,根据从前看过的一本古籍自己亲手配制的,对皮肤的瘙痒和红肿最管用了。她被虫子咬的时候,也是一涂就好了。

    端木瑞对着端木绯甜甜地笑了,甩了甩她的手,撒娇道:“四姐姐,你陪我去玩吧。”

    “今天可不行,家里还有客人呢。”

    端木绯用那片竹叶在他鼻尖挠了一下,小家伙鼻子一痒,伸手揉了揉,笑嘻嘻地说:“那明天后天呢?”

    “等天气暖和些,就陪你玩。”端木绯爽快地应下了。

    话语间,琼华院就在前方十来丈外,一个三十来岁的青衣少妇正紧张地在院子外四下张望着,嘴里念念有词,当她看到端木绯和端木瑞一起回来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快步上来了。

    “四姑娘,五少爷。”青衣少妇急忙给二人行礼。

    “文娘,”端木绯笑吟吟地看着端木瑞的乳娘道,“你若是照顾不好五少爷,我就去回了姐姐,再寻一个能够照顾好他的人来。一个人不行,两个人也总是可以的。”

    端木绯的语气中不见一点火药味,仿佛在说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言语中的警告昭然若现。

    “四姑娘,是……”文娘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试图解释什么。

    端木绯抬手示意她噤声,根本懒得听。

    端木瑞才六岁,能一个人偷偷溜出院子,还跑到莫氏那里闹了这么久,先不说琼华院上上下下这么多下人都没发现,只一点,他从何处知道莫氏住哪儿?这件事究竟从何而起的,显而易见。

    “五弟弟,我先走了。你可要乖乖的。”端木绯伸出手,揉了揉端木瑞的发顶,故意把他的头发弄乱了一些,心里颇有种满足感。

    端木瑞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头发乱了,只笑眯眯地对着端木绯挥了挥手,“四姐姐,你别忘了答应我的……”

    在男童的谆谆叮嘱中,端木绯又朝雁露厅的方向原路返回。

    走到半路,就看到一道披着大红斗篷的熟悉身影快步朝她的方向走来。

    “蓁蓁!”端木纭更衣回来后,没看到端木绯,听丫鬟说端木瑞去了莫氏那里的事,就匆匆出来了。

    看端木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手里还捏着一枝红梅把玩着,端木纭就知道妹妹已经把事情解决了,但还是问了一句:“五弟弟呢?”

    端木绯亲昵地挽起了端木纭的胳膊,“姐姐,我把五弟弟送回琼华院了……”

    两人不疾不徐地往前走去,端木绯也不多提莫姨娘,只大致地把端木瑞跑去闹得鸡飞狗跳的事说了,然后道:“姐姐,我琢磨着五弟弟会突然跑去‘看’莫姨娘,十有**是被二婶母派人怂恿的。”

    端木纭冷哼了一声,淡淡道:“指着小孩子去闹事,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长进,都把五弟弟教成了什么样了。我看还是得和祖父说说,反正五弟弟也快七岁了,干脆早点移到前院去住,还有祖父可以看顾……”

    端木纭挑了挑眉,眉宇间透着一抹飒爽的气魄,颇有长姐的风范。

    端木绯把脸颊靠在端木纭的肩头,撒娇道:“姐姐,我有姐姐看顾就够了。”

    她的声音娇娇柔柔,带着几分软糯,更透着浓浓的信赖与欢喜,听得端木纭真是恨不得把妹妹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上一口。

    “那是自然。”端木纭笑了,“我们蓁蓁嫁人以前,都归我看顾。”

    姐妹俩笑笑闹闹地往前走着,说笑声被寒风送了出去,给这挂满大红灯笼的府邸又添了几分喜气……

    黄昏时,当这些灯笼被点亮时,喜宴也“顺利”地结束了。

    申时过半,端木纭和端木珩亲自送了客,尚书府也随之安静了下来,夜幕落下,归于寂静。

    次日,莫氏给每房都送了些亲手做的女红,又去了永禧堂给贺氏磕了头,礼就算是成了。

 &nb男性癫痫病如何诊断sp;  莫氏送到长房来的礼是一副小巧精致的紫檩木座双面绣插屏,插屏上一面绣着仙鹤衔桃,另一边绣着喜鹊登枝,绣工可说是出神入化,而且一看就极为费时费心,可见莫氏对长房的尊重。

    端木绯爱不释手地把这插屏好生欣赏、把玩了一番,心里只觉得这莫氏果然是个聪明人。与聪明人相处要简单的多,她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反正对她来说,只要有人能牵制住小贺氏,不让她胡来就行了,那么以后端木家也能安生很多,姐姐管起家来才能轻松一些。

    如此甚好……

    端木绯只是在心里感慨唏嘘了几句,就把莫氏抛诸脑后,毕竟那不过是端木朝的二房,与她们长房也不相干。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关于莫氏的一些事还是不时传入她耳中,比如莫氏虽然相貌平平,却很有几分手段,很快就把住了端木朝的心;比如端木朝已经连续三天歇在她的院子里了;比如本来还在称病的小贺氏终于按耐不住了,非要莫氏去侍疾……

    琼华院里热热闹闹,端木绯实在顾不上理会,她正对着窗外的那个不速之客露出乖巧的笑容。

    “封公子。”

    端木绯笑得有多灿烂,心里就有多无力,真不明白这位公子哥怎么突然又惦记起她来了。她最近都乖乖待在府里,再安分没有了。

    封炎的目光落在端木绯捧在手里的南瓜形手炉上,嘴角不由翘了起来。他就知道,他挑的手炉蓁蓁一定喜欢。

    封炎心中雀跃,眉宇间透着一抹少年特有的朝气与明朗,兴致勃勃地说道:“蓁……咱们去长安右门看热闹去!”

    看热闹?!什么热闹?!端木绯觉得自己其实一点儿也不喜欢看热闹,大冷天的,在家有炭盆和暖炕多好啊,何必出门找冷讨累呢。

    然而,当她对上封炎那双明亮的凤眸时,却是怂了,只能乖顺地点头应了。

    封炎来得像一阵风,走得也跟幽灵似的,一眨眼就没影了,好像从来没来过,可是端木绯不敢放他的鸽子,急忙令碧蝉去备了马车。

    两盏茶后,马车就驶出了尚书府,朝皇宫的方向去了。

    长安右门与长安左门这两道门是皇城通往金銮殿的总门,平日里文武百官上朝都要从这两道门进入,除了皇帝以外,无论是官居几品,功勋几何,都必须下马步行。

    端木绯心里其实有几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热闹要去长安右门看,莫非是什么官员要倒霉?

    她也没多想,反正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了。

    然而,没等马车抵达长安右门,前方的道路就变得拥挤起来,不仅是她的马车在往长安右门的方向赶,还有不少路人也在朝那边走,外面一片喧哗,街道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不时有“举子”、“聚集”、“意气”的字眼飘了进来。

    端木绯见马车颇有几分寸步难行的感觉,干脆就吩咐马夫停下了马车,披上斗篷,下了车打算步行。

    她一下马车,就看到前方几丈外那个一身天蓝色锦袍的少年牵着一匹高大的黑马正看着她,黑马悠闲地甩着尾巴。

    奔霄!端木绯的眼睛顿时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笑容璀璨。

    她掏出随身带的松仁糖,喂了奔霄,又摸了摸它黑得发亮的毛发,心满意足地收了手,却见指间多了一片白色的花瓣。

    那小小的花瓣还没她指甲盖大,洁白柔嫩……端木绯心念一动,欣喜地问道:“公主府的白梅开了?”

    封炎眨了眨眼,凤眸中闪过一抹如流星般璀璨的光芒,道:“前两天就一起开了,我娘说,等过两天下雪了,就该赏梅了。”

    端木绯一听,眼睛更亮了,比那旭日还要灿烂。

    公主府的白梅那可是整个京城最好的,还是先帝命内廷司从江南千里迢迢运来的树种,用这白梅的花瓣配合当年的雪水,便能酿最上好的梅花酒,酒色清透,花香幽幽,口感柔和又不会醉人,绝对是上品。

    端木绯目光灼灼地望着封炎,她也想去赏梅。

    看着她这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封炎的心情更好了,含笑道:“到时候,我让我娘下帖子给你……和令姐。”

    端木绯笑得更欢,神采飞扬地说道:“我会酿酒,我给长公主殿下带些我酿的梅花酒。”

    此刻,端木绯的脑子里全被公主府的白梅所占据,心想着:这梅花可不仅能酿酒,白梅上的雪水收集起来泡茶也是极好的,梅花还可以做点心……

    封炎怔怔地看着她灿烂的笑靥,眼睛有些发直,也就说,他也可以喝到蓁蓁亲手酿的梅花酒了。

    砰砰!

    封炎心跳不由加快了两拍,如擂鼓般回荡在耳边,一瞬间,热气由心口急速蔓延开去,他的脸颊一下子又红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前方骤然传来了如闷雷般的击鼓声,一下接着一下,如雷声阵阵,连绵不绝。

    旁边就有一道声音高呼了起来:“有人敲登闻鼓了!”

    四周随之骚动起来,那些路人争相告走,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神情激动:

    “这些个举子还真的去敲登闻鼓了啊!”

    “大盛这都十几年没人敲响过登闻鼓了吧!”

    “是啊是啊!”

    一片喧哗声中,端木绯怔了怔,朝前方鼓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是了,长安右门外设有登闻鼓,是百余年前由太祖皇帝所设,让普通百姓可以击鼓鸣曲申冤。为防止无端刁民的恶意上访,按照大盛律例,如击登闻鼓者若无功名,先廷杖三十。

    大盛已经有十几年不曾敲响过登闻鼓,今上登基以来,更是头一回!

    “咚!咚!咚!”

    鼓声还在一声声地传来,周遭的人群彷如一锅被煮沸的热水般沸腾了起来,后面的人激动地蜂拥而来,如海浪般朝长安右门的方向走去,人流彼此推搡着往前走,整条街道都越来越拥挤嘈杂。

   癫痫病治疗; “小心!”

    眼看着一个中年妇人朝端木绯挤来,封炎想也不想地出手把端木绯往他这边拉了拉,用他的身体挡住后方的人。

    端木绯踉跄了两步,一手扶着奔霄的脖颈,方才稳住了身体,直觉地说了一句:“多谢封公子。”

    封炎此刻方才感受到触手的软嫩,蓁蓁的手小小的,那么细腻,柔嫩,温暖,与他的满是糙茧的手不同。

    这是蓁蓁的手!

    封炎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句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轰!

    仿佛有什么被点燃了一般,封炎只觉得脸颊更热了,更烫了,脑子里也是一片混沌。

    “咳……我们回……赶紧过去吧。”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又流连了一瞬,便放开了端木绯的手。

    二人一马顺着人流的方向朝长安右门走去。

    此刻,长安右门外的广场上,人山人海,二三百名学子聚集在那里,四周还有更多围观的百姓。

    忽然,击鼓声停止了。

    “学生有冤!”

    一个举着木槌的灰衣举子站在最前方的登闻鼓旁朗声高呼道,情绪高昂。

    四周静了一瞬,紧接着,他身后的那数百名学子也齐声胡喊道:“学生有冤!”

    那整齐划一的喊声如雷般,令得空气都为之一震。

    “咚!”

    灰衣举子又高举木槌敲了一下,继续道:“学生要状告长庆长公主荒淫无度!”

    “学生要状告长庆长公主荒淫无度!”后方的学子们再次重复道。

    这义愤填膺的怒斥声仿佛一道晴天霹雳骤然劈下,惊得四周围观的百姓以及守在登闻鼓旁的锦衣卫皆是面色大变。

    这罪名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那锦衣卫简直都头大如斗,按照大盛律例,一旦敲响登闻鼓,就必须受理案件,因其不受理案件,以致击鼓人自残,那么守鼓官就要被治罪,可是这个案子,他哪里敢接这道状纸啊!

    那锦衣卫只是一个犹豫,那个灰衣举子已经开始朗声念起他们的申冤状纸来,事情的来龙去脉也随着他的字字控诉展现在众人面前。

    灰衣举子姓祁,名叫祁子镜。

    一个月前,祁子镜与同乡丁文昌千里迢迢地一起来到京城赶考,然而十天前,丁文昌忽然失踪了。祁子镜四处寻找丁文昌的祁子镜下落,连找了三四天,在京中的一家当铺里发现了丁文昌的玉佩,经过一番调查后,他发现玉佩是长庆长公主府里一个下人来典当的。

    祁子镜找到了公主府的那个下人,没有直接去质问对方玉佩是从何处而来,反而暗中调查了一番,发现那个下人最近手头松快了许多,花钱大手大脚,其中必有蹊跷。

    一日,祁子镜借着那下人去喝酒的时候,故意与他搭桌,给他喂了不少酒,才从他口中诱知,这下人不久前发了一笔横财,在城北郊的乱葬岗捡了一块玉佩……

    祁子镜就去了一趟乱葬岗,花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同乡丁文昌的尸体。

    人已经死了好几天,尸体发臭浮肿,可是那尸体脖子上的勒痕却骗不了人,丁文昌是被人勒死的。

    祁子镜起初还以为是劫杀,就带着丁文昌的尸体去了京兆府,把来龙去脉给说了,被一个好心的衙役劝住了,并悄悄透露,这丁文昌十有**是因为相貌俊俏,被长庆长公主纳进府里,才会有此祸端……

    长庆风流的事京中无人不知,而这祁子镜是外乡人,听得是目瞪口呆。

    那衙役又告诫祁子镜,如果他还想考取功名,就莫要闹事了,毕竟长庆是皇帝的胞姐,素来受皇帝的看重,这事闹大了,谁也得不了好。

    祁子镜最后还是听了衙役的劝,回了暂住的寺庙,然而,心中却是义愤难平。

    一日,他与几位学子喝茶论诗,无意中有人提起了丁文昌之死,感慨他英年早逝,祁子镜终于忍不住把真相说了出来。

    这种荒唐事简直是旷古未有,学子们一时哗然,义愤填膺,没两天,此事就在赶考的举子们之间传扬了开去,传得是沸沸扬扬。

    丁文昌堂堂举子,万中取一,眼看就要在明年的春闱中青云直上,竟然就这么冤枉地葬身在一个淫妇手中,天道不公啊!

    举子们皆感唇亡齿寒之痛,所以自发地聚集了起来,今日一起来到这长安右门敲响登闻鼓。

    这鼓声惊动大半个京城,此刻就身在皇城内的皇帝当然也听到了。

    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一个处理不慎就会在史书上留下一笔,哪怕这件事涉及长庆,皇帝也没办法和稀泥,大发雷霆。

    御书房里,气氛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一片森冷,仿佛一场暴风雨就要袭来。

    ------题外话------

    【141贵妾】中增加过一段阿炎调换蓁蓁手炉的剧情,所以,这里蓁蓁的手炉样式不是bug。

    若是没有看过这段剧情,潇湘的姑娘可以长按app书架上的封面,清除缓存,再点开141,不会额外再收费的。书城的姑娘们直接点开141就可以了~

    爱你们!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天泠,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