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护肤 > 正文内容

超甜军婚:学霸小妻好V5最新章节_ 第二十五章 好心人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达州新闻网   来源达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厉少卿每天都会空出一些时间去找斐月,远远的看上一眼,不打扰也不出现。

    而这一切斐月本人毫不知情,她正在欢天喜地的准备去新的研究所,上面的人终于肯放血,给她批了一间独立的研究所,她可以带着自己的研发团队过去。

    这个研究所的位置倒是有点出乎斐月的意料,居然在第二军事司令部,周围戒备极其森然,门口还有抱着枪的哨兵,围墙上有新型电网,每一个角落都被实时监控。

    饶是看管大场面的斐月都有点震惊,不过好在司令部的位置很偏,她开车过来只要一个小时。

    不过她还是在研究所里设置了休息间,有时候忙的晚了就干脆直接睡在里头。反正研究所的面积很大,不用白不用。

    他们做的项目都算是军事机密,一般只要斐月在研究所,就没有人会去打扰她,她也很少会分心研究之外的事情,经常蓬头垢面的在实验室里走来走去,这大概是每个搞科研的人的共性。

    厉少卿眼见着斐月的形象越来越邋遢,直奔着流浪汉的风格而去头也不回,终于忍无可忍给她安排了两个生活助理,花的私人的钱,但是是以军部的名义。

    斐月所在的军事司令部就是厉少卿的地盘,这当然不是巧合,这是多方协商的结果,里面当然少不了厉少卿的运作。

    不过斐月所参与的研究项目本来就是军事机密,放在军事司令部合情合理,厉少卿也不会容忍斐月离他太远。

    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一幕

    “斐博士您好,我叫费康,是上面指派来的专职助理。领导关心您的身体健康,下达命令,从今天开始,我们会负责您的饮食起居,二十四小时候命,全权打理您的生活,以保证您能保持良好的生理状态去为国做贡献。”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人杵在斐月面前,手里拿着公文一样的东西,笑容可掬的说。

    斐月穿着白大褂一脸懵,难以置信的感叹,“现在研究员的待遇都这么好了?”重庆哪些医院治癫痫

    她就是出去度了个假,怎么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她别是进了什么奇怪的邪教组织?能窃取人的记忆什么的。

    “那当然。”费康笑眯眯的说,“您是国之栋梁,国家建设少不了您的呕心沥血,当然要好好照顾您的身体,这样您才能更好的为国家的美好未来出力,我们平民百姓才能继续在祖国的怀抱里酣睡,照顾您是应该的。”

    斐月神情诡异的盯着费康,一阵恶寒,这个费康像个杀人不眨眼的笑面虎一样,笑的这么恶心干什么!

    她扭曲着脸抽走费康手里的文件,一目十行的扫了扫,再对着灯光好好的研究了一番落款的公章,确定是真的公文之后才勉强放下心。

    “就你一个人?”斐月上下打量着费康,疑惑的问道。

    “不,我负责白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还有一个人负责晚上。”费康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一身笔挺黑西装,微微弓着身子,十足的管家样。

    却又有职业管家所不具备的奇怪感觉,让斐月觉得很怪异。

    斐月左右看了看,确定其他人身边没有出现奇怪生物后狐疑的问,“其他人怎么没有?”

    费康微笑着说,“我们只负责ab型血、狮子座的90后。”

    “……”斐月满头黑线,“还有血型星座的要求?”

    而且,贴身服务什么的难道不是年纪越大的研究员越需要么?

    “上面是这么说的。”费康继续笑,那虚假的笑容仿佛粘在了他的脸上。

    他这个回答也不算敷衍,厉少卿的确是这么吩咐的,只不过他的原话是,“挑一个只有她满足的条件。”

    斐月觉得费康简直在开玩笑,她匪夷所思的问,“我能拒绝这项服务吗?”

    这么奇葩的福利她才不要,她是个正常人好吗!她会害羞好吗!这让其他年长的研究员怎么看要怎么治疗癫痫这种病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年纪轻轻就身体不好!

    “不能。”费康无情的拒绝道。

    斐月还是第一次听说上赶着照顾人的福利,非要对她好,不要还不行。

    “你领导是谁?要不我直接跟他说吧。”斐月皱着眉把文件递还给费康。

    “不知道。”费康说。

    “什么?”斐月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费康顿了顿,认真而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领导是谁。”

    知道也不能说,说就会被打死。生活这么美好,他才不找死。

    “你逗我呢吧?”斐月有点不高兴。

    “你如果心情不好,我可以逗你开心。”费康人五人六的说,“这是我的职责。”

    斐月被缠的没办法,手里还有工作没做完,她也没心情一直纠结这种可有可无的事情,当即不愉的挥了挥手,说,“随便你。”

    自此她就多了一个贴心得过分的小尾巴,走哪儿跟哪儿,啥事儿都管,细致入微的斐月头皮发麻。

    还好费康他们还知道什么叫隐私,只要斐月回家,他们就会自动消失,这让斐月得以片刻喘气,不至于忍无可忍的大爆发。

    厉少卿冷着脸看着一前一后离开军部的两个人,六点钟的余晖透过车窗后变得阴暗,遮在厉少卿的眼睛上,让那双漆黑的眸子显得越发深不可测,只隐隐能看见瞳孔里倒影着一个人,仿佛只有那一个人。

    不知道费康说了什么,斐月笑的很开心,连台阶都没有看到,差点被绊倒,还好费康眼疾手快的拉了斐月一把。

    厉少卿坐在不远处的辉腾里玩味的挑了挑眉,突然觉得这个被自己精挑细选出来送到斐月身边的额男人有点碍眼,骨感有力的手指在防弹窗上弹了弹,转而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nb哈尔滨癫痫能治好么sp;等了一会儿,果然看见费康看了眼手机,脸上露出些疑惑的表情,跟斐月说了两句就走到一旁接了起来,第一句话是,“老板。”

    签合同时厉少卿就交代过,但凡是在斐月面前,统一叫他老板,千万不能叫错!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送她回去,你去小区候着。”厉少卿冷声说道。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厉少卿突然改变了注意,拿钱办事的费康还是从善如流的应了下来,毫不拖泥带水,很有职业道德。

    费康挂着招牌的微笑,把斐月的车钥匙往斐月跟前一递,“上面突然召唤我,可能是需要我维护世界的爱与和平,以后得您亲自开车回家了。”

    “……”

    每次听费康说话,斐月都觉得此子绝非常人,如今果然印证了她的猜想,这人还得维护世界的爱与和平,防止世界被破坏。

    很好,真是非常好。就是不知道这样与众不同的人是怎么能为军部办事,领导人果然民主,还独具慧眼。

    “那真是遗憾。”斐月面上矜持的接过钥匙,心里早已笑开了花,她巴不得费康从她的生活里消失!

    “咱们直接圣安小区见。”费康笑着挥了挥手,“您路上注意安全。”

    高强度工作了一天的斐月没能听出这句话的异常,她坐进车里,很潇洒的跟费康说了拜拜,压根儿没把费康的话往心里去。

    说来也不是不凑巧,斐月和费康刚分开没多久就开始下雨,这段时间被费康照顾的很好的斐月已经没有出门前需要看天气预报的意识,更何况是随身带伞。

    她扭头看着纷扰雨幕,觉得真是有点倒霉,也头一次深刻感受到费康的好!

    要说圣安小区哪里都好,但是就是停车场离居民楼有段距离,也就是说没有伞的斐月只能淋着回去。

    这些斐月倒不是很担心,主要是下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小区里的野猫怎么样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去给它们癫痫患者发病时都有什么特征?搭建避雨的地方!

    斐月越想越焦急,食指在方向盘上无规律点动。等她好不容易到了小区,刚停好车,拎起车里的备用外套就着急忙慌的往外跑,刚跑到停车场的拐弯处,脚步猛然一顿。

    俶尔回首看向墙上贴着的巨大指示牌,“留给需要的人”,视线下移,地上竖着放了几把透明的伞。

    斐月愣了愣,清秀的脸上笑容蓦然绽放,宛如夜色昙花惊艳一瞬,明媚艳丽,让人怦然心动,远处的厉少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冷峻的眉眼里充盈了些许温柔,让他硬朗的轮廓都柔和了许多。

    不枉费他忙乎一场。

    斐月也没客气,想了想,从手包里掏出便签和钢笔,写了一行字贴在巨大指示牌上面,“谢谢,祝你有个好心情。”

    末了还画了一个笑脸。

    等她拿走伞一走,厉少卿就命司机去把便签拿了过来,看着上面隽秀洒脱的字体,厉少卿嘴角勾出了个微不可查的弧度,然后微微动了动手指,将便签对叠,放进了随身携带的钱包。

    司机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

    斐月拿着好心人的伞跑到长椅处,发现已经有人先她一步帮猫咪们加固了屋子,甚至还大手笔的在旁边放了一个看起来很昂贵的巨大透明笼子,笼子里面还放了足够的食物和水。

    这熟悉的豪放风格,让斐月想到了停车场里的指示牌,莫名的觉得这两件事应该是同一个人做的,那个人一定是个特别温柔善良的人!

    这个想法让斐月产生了结识对方的想法,这么好的人一定得见见才好!

    什么都不知道的斐月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好心人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好奇以及好感,下定决心再还伞的时候一定要等到那个人。

    殊不知,她心心念念想要结识的人,就在离她不足十米的地方静静的注视着她,守候着她。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