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甲 > 正文内容

苦丁茶的采摘方法

作者: 达州新闻网   来源达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0-17

迄今为止,“”至少已经有2000多年的饮用历史了,学者们扒罗剔块,在东汉《桐君录》里终于找到这样的记载———“南方有瓜芦木,亦似茗,至苦涩,取为屑茶饮,亦通夜不眠……”。



据说解放后,有学者在广西大新、广东大埔等地实地考证后,认定当地村民称之为“苦丁”的常绿大乔木,就是古书中所记载的“瓜芦木”,但从气候、土壤、湿度等自然条件分析,比广西广东更南的海南其实更适合的生长,只苦于人们一直找不到“实物证据”,并且,单从书本上看,诸如《广东植物志》、《海南植物志》、《海南岛及广东沿海岛屿植物名录》等权威著名,均查不到有关海南岛天然分布野生树的记载。

感谢一位对研究情有独钟的学者。1995年6月,海南大学研究所所长刘国民博士,为海南野生的揭开神秘的面纱。博士本着一种学院派的执着,一遍遍进深山,一遍遍入雨林,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终于在七仙岭原始森林,发现了兀自在孤寂中挺拔了若干春秋,零散分布的海南野生母树,她们每一棵都高达20多米,胸径达50厘米—60厘米粗,那一刻, 刘国民感到就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般激动……

紧接着,在宝岛中南部一带,海拔500米—1000米的一些地方,又陆续发现更多的海南野生树。在白沙境内发现了迄今为止岛内最大,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一株野生树。这棵野生茶树树干挺直修长,树高42米,可与14层高楼一比高下。树干最粗处,树围达2.35米,两个人手牵手才能合抱得过来。


眼睛上翻,嘴唇发紫,请问这是怎么回事?p>

人们忽然发现,野生其实早就默默守候在许多不经意的地方:在三亚立才农场,一次就发现40多株野生;在七仙岭、吊罗山、霸王岭、鹦哥岭、石梅湾以及五指山、陵水等市县,也陆续发现海南野生树。据刘国民博士统计,目前全岛已查清的野生树大约500株左右,是目前国内发现野生树数量最多的地区,而且这些已经发现的野生树往往是成片生长在一起,而广西、广东等其他原产地则很难成片见到。

海南岛发现的优质野生树引起了国内注意,广东大埔县曾有人专门到保亭等地请当地人进山寻找,每公斤鲜叶的收购价高达30元。但遗憾的是,一些农民只采不种,采取“杀鸡取卵”的做法,每找到一株树,把老叶嫩芽一扫而光,更有甚者,索性把大树砍倒来采,对野生造成巨大破坏,这一点,让刘国民每每心痛不已……


须知,上世纪初,正是由于过度采伐和自身难以繁殖等原因,才使得几近灭绝失传,而人们也只能从史书上了解到其功效和传说。历经艰辛才从原始丛林中重新发掘出的刘国民,自然不希望看到历史再次重演。刘博士希望,一方面继续通过扦插和组织培养手段,繁育出数量众多的苗在岛内进行大规模推广;另一方面则在全岛建立若干基地,对全岛野生树进行迁地保护和快速无性繁殖,使这一珍贵的植物资源得到有效的保护和合理的开发利用。


黎家早已识珍品

让我们把眼光收回到烟雨蒙蒙的海南中部山区,因为历史并没有在刘国民发现本地野生树的同时,遮蔽最本真的事实———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学癫痫病人怎么预防发作者们后来“亡羊补牢”式地考察发现———

其实,在五指山、七仙岭脚下的黎寨,早已是当地老百姓生活中一件很普通的“物什”……

至今,当地仍有人将深山里采摘来的野生老叶用线捆成一捆,放在灶台上熏烘。几十年前黎家人曾经把这些叶拿到山外换回大米,往往几十片老叶就能换回一斗米,足见苦丁叶的珍贵。若是遇上感冒或是咽喉痛、血压高,黎家人会随手从灶台扯上几片已经烘干的苦丁老叶片,放在锅中熬一熬,就成为治病的苦口良药,满满地喝下一大碗,病痛大多也就减轻不少。


黎族从什么时候知道用治病,已经无从稽考。一位年届八旬的黎族草药老郎中称,自祖辈起就已经懂得用(黎语称“迈丹”)治病,相传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黎族老郎中常常到深山摘回苦丁叶,晒干后扎成捆,悬于灶头,以保持干燥,不变质,凡有求治者,则不论其所患何疾,均以煮浓汁服用,如不能治,则以为已病入膏肓,非汤药所能解。

而在保亭七仙岭一带的黎族村寨,饼则是黎家婚礼上的吉祥之物。黎族饼一般二三厘米厚,两个巴掌大小,有的做成方形,有的做成圆形。或是将苦丁叶捣成泥状,与糯米粉一起搅拌之后做成饼,再放在灶台上烘干;或是将经热水捞过的苦丁叶一片片放成饼状,上面放上米粉,压干之后,再放上一层苦丁叶,再放上米粉,再压,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一个结结实实的苦丁饼就做成了。


还有更有趣的,黎家小伙订婚时,一定会挑着八片这样的饼,一头挑上四片,连同等礼品一并送入女方家中。癫痫病发作的很频繁,请问应该要怎么治疗呢?待婚礼当天,送新娘的娘家人同样会挑八片饼,一样是一头挑四片,送到男方家中。不同的是,娘家人送来的饼可不能随便打开,这些茶饼四片用一根细细的红线打成结捆住。由男方村寨中最有名望的长者来解开这个红线结,解开了当然是一阵欢呼,众人举杯祝福新娘新郎。再从中拿出一片饼,放在锅里一熬,祝福的亲朋好友每人都要喝上一大碗;若是解慢了,迎来的会是一片起哄声,长者只好再加把劲,赶紧解开结子不要影响了喜庆的婚宴。

黎家人的用意,大概是希望女方嫁过来后,夫妻能够合合美美过日子,即使是遇上不顺心的事,村里的长者也会帮着小夫妻马上解开。在一些黎族村寨里,至今仍保留着这样的传统习俗。


亦药亦茶绿黄金

与黎家一样,在国内不少地区,苦丁的老叶和嫩芽均是茶药两用,已有两千多年的饮用历史。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这样记载:“……煮饮,止渴明目除烦,令人不睡,消痰利水(即利尿),通小肠(即治结肠炎),治淋,止头痛烦热,噙咽(即去痧利喉),清上膈(即清肺)。”现代科学研究进一步证实,冬青具有显著的降压、降脂、清热解毒和利水明目等功效。而早在古代,苦丁叶作为的加强剂或代用品,就作为向皇帝进贡的佳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被重新“挖掘”出来后,开始在广东、广西、海南等地大面积集中,目前,海南面积已达数千亩,均为冬青,主要分布在澄迈、琼中、万宁、五指山、保亭、白沙等地,种苗主要来源于岛内的保亭、白沙以及广西大新,还有少量来源于广东大埔。海南年产值达五六千万元,成为旅游市场上长沙哪里治癫痫病最受欢迎的海南土特产品。

嫩芽呈紫红色,若不及时采摘就由紫红色逐渐转绿成为革质,海南与广西、广东等地相比,虽然同属冬青,但成叶更肥厚,更有光泽,最大的成叶长可达30厘米,宽可达11厘米,比成人的手掌还要大。海南一年四季都可采摘,岛外一般12月至次年3月都无法采摘。


优质采摘和加工要求很高,要选用鲜嫩的芽,叶面有明亮油光,叶片肥厚柔软,呈紫红色或淡绿色,早晨露水干后马上采摘。特级要经过杀青、揉捻、烘干等十六道工序,每道加工工艺的要求十分严格,使用材料如木炭要求是的木炭。经过杀青的鲜嫩叶,由工人小心地揉捻成一支一支的小茶条,整齐地平放在竹筛子里等待下一道工序。这样下来,一个工人一天最多只能加工1斤特级。

可以单独冲泡,又可与其他、药材混合冲泡。单独冲泡,只需取一两支苦丁即可,冲入开水,细细的就在水中慢慢展开,直至最后完全舒展,还原成碧绿的芽,恍若绿叶仙子飘然于水中。而这时,汤色已经变得绿中透黄,清澈明亮,同时飘出一股淡淡的茶香。喝第一口,微苦中还带着些清涩,但只需一会儿,一阵回甘就会荡于唇齿之间。


若与、绿茶、龙井、毛尖、花茶等混合冲泡,既可品味着这些茶原本的香味,又有回甘和润喉的优点。也因此,在茶中得了个“茶胆”的名声,即无论什么茶,在味道上都能与之相配,而且拼配后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当然,与其他相配的比例一般为1:9,最高不要超过2:8,否则,就会盖住其他的味道。

栏目热点